分享到:
6月1日,新一個月新開始,一睡醒就發現一地新景象,原來嫲嫲一朝早遠赴天水圍,推車買兩大袋薑,足足廿斤,而且吩咐街市叔叔揀最大最靚的薑,俾佢新抱坐月。有時,薑愈老愈辣!邊個夠薑阻住嫲嫲買薑
#嫲嫲的愛?哈哈
翌日,嫲嫲話,佢叫咗親家嚟批薑皮。然後岳父岳母又話,佢哋都叫咗二舅婆一齊刨。更加清潔好個廚房,準備煲薑醋。
6月3日,我媽媽一大早已經叫我起身:「要買醋啦 !今日批完要即刻煲。」陪她一齊到「錦記」買醋,分別兩罐5斤同珍,兩罐5斤八珍,話全屯門最便宜,真的嗎?但的確超級重,好彩推車。
全個下午,岳父岳母等人到來,第一時間刨薑皮,好少見到大家圍埋一齊。嫲嫲忙個不停:「要洗薑啦!薑唔可以放咁耐,會爛!」又教「親家,我教你,咁樣刨易d。」原來,嫲嫲一直儲起用來曬乾蠔豉嘅竹籤刮皮,我都估嫲嫲唔到,但又刮到。其實,我一直都唔留意家務野。 出外工作咁多年,成日覺得商業社會特別有前途有遠景,商人特別叻,但back to basic,一有湯丸仔,再留意自己呀媽,原來唔少智慧在民間
雖然忙,但難掩嫲嫲的喜悅:「親家,我煲多d俾你派俾親戚同事呀!」只知薑醋大過天~~想不想也日夜懐念~~
現已煲好薑,但仍未添豬腳。重點是,我感受到嫲嫲的愛,對新抱對孫子也好。一個上年紀的女人,除了寄望子孫身體健康,過得開心,似乎別無他想。雖然未嚐薑醋,但我相信這是甜的。
分享到:

Leave a Comment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