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享到:

今日要同大家講的不是一個鬼故,但就猶如「送我來回地獄又折返人間」的心情複雜。我是在伊利沙伯醫院誕下茶哥和茶妹的,在生BB之前,根本沒有想過當中的心情是多麼的複雜緊張,這無法用任何情景比喻得來。
還記得,原本預產期在1月6日的茶茶,居然在當天很乖的享受媽咪的肚皮生活,就在1月7日早上見紅,那一刻以為要生了,進到醫院居然沒有甚麼反應,我還很舒服的喝著檸檬茶。
很記得在普通病房,就是媽咪們的待產房,感覺裏面很黑,每個人都頂著大肚的走來走去。有些媽咪更因為陣痛難耐,而手插著止痛藥,很記得有個媽咪因為一直keep住陣痛但護士告知未開度數,而只能在病房等著,她痛到哭起來:「我真的好痛!」在旁聽到的我,也不禁流下淚來。(因為還沒有經歷那陣痛)
到了凌晨,我的陣痛頻密了,坐也不行,睡也不行,就在1月8日凌晨走來走去,走廊上沒有別的人,就只有護士坐在護士崗,睡牀的位置都已經關燈了,有點恐怖。還記得以前總會聽說有關醫院的鬼故,不過當時根本沒有心思去想那些恐怖故事,因為繼續痛緊。

突然,在6點多陣痛痛到我真的要喊救命(那種痛相信只有作為母親的懂!)我喊了救命,換來的是護士說:「太太,請你安靜點!別人要睡覺!」
由於疼痛難耐,護士也發現度數已經開至2度,上了病牀由病房被送上產房,而我面對的是孤單。由於茶爸還沒到達醫院,而我度數還沒有所增長,我就在獨立產房(別奇怪為甚麼我會特別寫獨立產房,那是因為我生茶妹時候就在兩人產房)拿著吸笑氣的儀器等著,護士出去前還說有甚麼事情可以按鈴,不過當我很痛時候按了鈴卻是換來護士說:「這個是救命鈴,你痛就聞氣吧!」在這個產房就經過了一段時間,我是自己一個人待著罷了,很寂寞、很痛,那刻心裏曾冒出一句:「為甚麼我要這麼痛!」
經過尖叫、疼痛等等,茶爸的陪伴,茶哥終於出世了,真的不自覺的流下淚來。很天真的以為「好日子要來啦!」

妹妹出世啦!

生產後送回普通病房,茶爸給我打點了一切後就離開,餘下了我在多人病房內,不過大家都是拉上簾,感覺很寂寞、空虛。在茶茶被送去洗澡時,我就躺在病牀上無聊的待著,睡不着覺,可能因為是太興奮了!很快茶茶就被送到我的身邊,他正睡覺,我就一直看著他,那種感覺很溫馨,也很窩心。不過惡夢來了,因為我選擇了餵人奶,所以晚上的餵奶行動來了,無法睡覺,幾乎1個多小時就餵一次奶,好累,整個人就好像變成喪屍了。但不管我多努力的餵哺,茶哥臨出院時被發現體重跌出正常線,因為食不夠奶,那種沮喪就好像你付出了很多,不過到頭來沒有結果!

曾經因為不夠重,茶哥不能出院!(左是妹妹,右是哥哥)

(以上只是我的個人感受經歷,正懷孕或者準備生B的媽咪不要害怕,記得保持好心情喔!)

Facebook Page:育茶手記

作者:90後在職茶Cha媽

分享到:

Leave a Comment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